上海闲话速成效果勿灵 “山楂片”读成“三只屁”

  • 日期:01-28
  • 点击:(1177)


上周、本周和下周,连续三个星期三,中国福利协会少年宫将开设“传承方言”上海语言班。记者两次关注孩子们学习上海话的情况,试图找出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当地孩子“不谈论上海”。“小沙人”说的方言可以邀请上海滑稽剧团的年轻演员陈静和上海海滩着名的上海话专家钱乃荣来教孩子们说上海话。可以看出,今年夏天在少年宫举办的慈善班有些“经典”。问题是这两个老师读讲座都是徒劳的,许多孩子都不知所措。例如,陈静教孩子们阅读“出生证明”和“人民公园”。一些孩子说他们已经成为“动物证书”和“人民公园”,这使得陪着孩子的祖父母微笑着弯腰。

家长杨女士说,学校里孩子们之间的交流主要是用普通话,当他们回家时,他们必须用普通话思考单词、句子和课文。即使他们在业余时间和家人交流,他们也会习惯说普通话。随着时间的推移,上海话在孩子们的“语言系统”中变得几乎可有可无,甚至可以被完全抛弃。杨女士有时想和她的孩子用上海话交谈,但是孩子们会说普通话,而且会被孩子们不小心接管。她只能用普通话和孩子们说话。孩子们偶尔会从她嘴里弹出几个上海话单词,但听起来太糟糕了。例如,她把“山楂片”读作“三个屁”,把“油炸虾”读作“油炸花”。

从通用语言开始

记者在课堂上做了初步调查,发现新上海家庭大约三分之一的孩子出生在上海,其中大部分出生在上海。尽管他们的父母是当地的“新移民”,但他们都是上海真正的小女孩。仅仅因为家庭语言是普通话或家乡方言,这些在上海出生和长大的小女孩总是与上海话“格格不入”。充其量,他们可以听。用上海话说话和交流几乎是不可能的。

由于这个城市没有官方版本的方言教材,组织者也“运用他的聪明才智”为孩子们准备了一份学习大纲。例如,你怎么说常用的礼貌用语,如谢谢、对不起、不客气、你好、再见,都没关系?例如,序数1到10应该如何用上海话表达?尽管老师会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地纠正错误的发音,但让孩子们困惑的是,显然是“2”和“222”必须用上海话的三种不同的发音来发音。孩子们对茄子、西红柿、土豆等更感兴趣。为什么它们被解读为荷花、西红柿和土豆。不幸的是,老师在课堂上没有给出更多的解释。

语境必须创造

钱乃荣说上海人其实很好学。过去,上海孩子在两三岁的时候就熟悉上海话,因为他们的父母“言行一致”。今天70后的父母过去在学校用上海话交流。然而,在80后父母的学龄时期,只是在学业负担日益加重的时代,他们每天必须在学校学习8到10个小时。受语言“惯性”的驱使,他们一天几乎没有时间练习上海语言。从长远来看,他们已经疏远了他们的“母语”。

从至少两个已经完成的暑期培训班的教学情况来看,孩子们说上海话的水平几乎没有提高。充其量,他们只学会了一些“独白”,更不用说任何连贯的口头交流技巧了。然而,组织者不应受到责备,讲师也不应受到责备。毕竟,时间有限,一个老师在一个大班里要面对50到60个孩子,而且没有系统的“听、说、读”辅助教材。然而,两位老师都鼓励孩子们。语言进步的关键是创造一定的语境,坚持练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