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闹得最凶的是越南裔?媒体驳斥

  • 日期:03-05
  • 点击:(1191)


原名:香港“道路领导党”。

旅行团的数量下降了70%以上,20多个国家发布了旅游警告,大量航班被取消,暴力示威持续不断.香港以法治闻名,这是否像香港一样呢?不是喜欢,而是现实。谁带来了这些?除了外部黑手和煽动者,他们主要是一群跨越多个年龄的内部捣乱者。这些人已经忘记了他们的祖籍,放弃了他们的民族身份,心中只有个人利益和自私的欲望。他们经常与外来势力勾结,在香港内部煽动和蛊惑,诱骗一群不知情的人,在某种程度上“绑架”了700万香港人的生命和命运。香港的“东方明珠”被这些人的丑态玷污了。

黎智英(左),黄之峰(右)

越南在香港的混乱?在香港目前的混乱局面下,这不是真的。互联网上一直有这样一种说法:在香港制造噪音最多的越南人(也有人说是东南亚人)为数众多,而这个群体在香港有30万人口。有些文章还根据有关人士的长相或其家人的名字来判断,并说出一些着名的“香港独立”成员的名字。事实上,这种说法不符合事实。

以黄之峰为例,他是香港一个有名的青年头目。他的父亲黄伟明今年55岁。他是香港本地人。他在伊丽莎白女王学校学习,这是一所着名的高中。他的同学包括前特区政府司法部长袁国强。黄伟明曾经是反对党公民党的成员。至于黄之峰的母亲“格蕾丝”,她也是香港人,是黄伟明的一名高中同学。

黄之锋(左二) 图源:香港大公报

黄之峰(左二)来源:香港大公报

香港争议歌手何云石据说也是越南人。今年7月1日,激进示威者冲击立法会大楼后,何云石在社交媒体上表示支持,随后跑到国际人权理事会将“香港”与“中国”并列。她公开鼓励激进的暴徒“学会将短期抗议变成长期抗议”。然而,没有信息表明她是越南人。公共信息显示,何云石1977年出生于香港的一个教师家庭,11岁时随父母移民加拿大。他是持有加拿大护照的香港永久居民。

一些网民还说“香港独立”活动家赵先聪是越南难民的儿子。但这一说法尚未得到证实。这可能与赵先聪的外表有关,但也是因为他喜欢鼓吹“香港独立”,自称“不是中国人”,用“中国人”来指“中国人”。2013年底,赵先聪进入解放军军营。2014年,他被判处两周监禁,缓刑一年。宣判前,他在法庭门口高喊“香港独立”的口号。结果,一个叔叔不停地扇他耳光。

招显聪 图源:香港“东网”

赵先聪图苑:香港的“东方网”

公开数据显示,20世纪80年代,成千上万的越南人因内战而逃到香港。1997年后,很多在香港的越南难民移居欧美或返回越南居住。据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报道,香港和澳门仍有许多越南人,其中约有5000人在香港工作和生活,另有人在澳门做家庭佣工。

总的来说,居住在香港的越南人是稳定的,越南和香港的关系一直很好,两地的经贸关系也很密切。越南政府一直争取香港开放越南人在香港当家庭佣工。早年,香港政府开放柬埔寨人在香港做家庭佣工后,越南政府也试图开放越南工人在香港工作。

在东南亚国家,很多国家,例如越南,都与香港有密切的联系。例如,新加坡和香港有着长期密切的贸易关系,是对方的第五大贸易伙伴。根据海外新加坡人的排名,香港居首位,至少有15,000名新加坡人居住在香港。对于拥有560万人口的新加坡来说,这个数字相当可观。由于香港有大量的新加坡人

四个人在今年的反修正案示威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其中,黎智英是美国在香港的主要代理商。黎智英旗下的媒体煽动公民走上街头,印制暴力活动手册,并提供头盔、黑色衣服、雨伞、水和干粮等战略物资。2014年,各种政治行动、行动方式和动员力度都超过了非法“占领”。黎智英作为幕后金主和总司令的角色迫在眉睫。

18,黎智英在美国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称赞美国政客将中美贸易谈判与香港的反修改示威联系起来的言论,并鼓励美国帮助香港抗议者。香港各界人士对李勾结外国势力,以叛国罪背叛香港,表现得像叛徒一样进行了严厉的谴责。事实上,香港市民已经在黎智英住所外抗议了几天。

79岁的安森陈已经“上气不接下气”,但在这件事上非常努力。今年上半年,美国驻香港和澳门总领事唐伟康公开对香港事务发表了虚假评论。陈方安生立即跳出来回应。今年3月,她与反对派议员郭荣铿和莫乃光一起高调访问美国,会见一些美国议员。与此同时,陈方安生与美国副总统伯恩斯「短暂会面」。

这种动作对安森陈来说太熟悉了。毕竟,她有个绰号叫“港英政府的残余”。她还沉迷于一件事,“起诉外国”。8月14日,她向欧盟表达了自己的意见,要求欧盟关注并干预香港事务。同一天,她还潜入德国驻香港总领事馆。

陈方安生 图源:香港“东网”

Anson Chan Tuyuan:香港的“东方网”

比Anson Chan大两岁的马丁李也很沮丧。这位公开宣称“你说我是叛徒,我每天都是叛徒,必要时是叛徒”的资深政治家,不仅是西方反华势力在香港的发言人,也是反对派的“教父”人物。多年来,他培养了许多香港混乱的领导人,如“占领中国”的总策划者戴耀廷。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李柱铭经常出国访问,会见美国驻香港总领事馆官员,并前往美国会见美国国务卿庞贝等。

被称为“政治主教”的陈日君近年来经常加入黎智英,煽动民众参与“反华乱港”活动,并阻挠中国与梵蒂冈建立外交关系。香港《东方日报》 19日表示,由于陈日君年事已高(87岁),年轻的前民主党主席何俊仁和其他三人合谋组成“四人帮”。但是陈日君有很多消息。

陈日君 图源:香港“东网”

陈日君图苑:香港的“东方网”

最近,香港一些网上论坛震惊了陈日君的情妇丑闻,并有两个90后私生子。陈日君非常爱这两个女儿。他首先把他们转移到香港成为永久居民,然后把他们送到美国学习,住在豪宅里,开跑车。一些网民继续透露,黎智英给了陈日君钱来抚养他的情妇和私生女。为了隐瞒真相,黎智英以捐赠教会的名义给了陈日君。早在2014年,有媒体报道称,陈日君在2006年至2010年间从黎智英获得了总计2000万港元的“捐赠”。

经常被遣返的“社会运动先锋”。

丑陋的弃儿国际的反对派成员

如果说四个李柱铭和接替“上级”的何俊仁是一群蛊惑人心的“滑头”,那么近年来一群年轻一代一直活跃在香港混乱的中心。

如前所述,黄之峰在14岁时就开始了社会运动。用美国《纽约时报》的话来说,当他在2014年非法“占领中国”时,“黄之峰还未满18岁,就已经是一个戏剧化的抗议政治老手了”。西方给了黄之峰许多“世界级”的奖项,使他登上了《时代》杂志亚洲版和《财富》杂志“世界50位杰出领导人”的封面.然而,他在东南亚一再碰壁。他被马来西亚的原班飞机遣返,并被泰国拒绝入境。马来西亚称他为“不受欢迎的人”。

梁天棋和黄太阳都是香港地方激进组织“地方民主阵线”的成员。梁天棋的母亲是从湖北新来的。许多人批评他“没有资格谈论本土”。一些香港传媒说他们是内地移民,但他们不断说“本地化”和“去本地化”。这不是精神分裂症吗?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事件是前香港国民党召集人陈浩天。据香港《东周刊》报道,一些“分裂分子”透露,该党在被取缔后已转入地下活动。目前,大约有30名“核心顽固分子”得到了“台独”组织的资助,最近成为“泛人民”的老板。自6月以来,“学生独立联盟”召集人陈浩天、陈家驹、“学生运动之源”召集人钟翰林、“香港民族阵线”发言人梁松恒、“香港民权斗争”发言人杨一郎等一直低调参加示威活动。

早前,香港警方捣毁了至少三个“香港独立”组织的军火库,缴获了大量武器、炸药和汽油弹,甚至当场逮捕了陈浩天,进一步暴露出该组织是一系列骚乱的幕后大人物。有些人参与示威,迫使特区政府回应要求。事实上,“香港独立”和“台湾独立”都曾使用过。

陈浩天 图源:香港“东网”

Tuyuan,陈浩天:香港的“东方网”

除了这些年轻的一代,民主党领导的泛民主派一直在攻击香港政府,助长了反修订事件。几天前,公民党议员杨乔岳和郭荣铿被“邀请”到美国,在被香港政界人士批评为“丑陋的世界”的亚洲协会论坛上诋毁香港警方,并乞求美国干预香港事务

泛民议员毛也多次被点名批评。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她15日在社交媒体上发帖称,由于儿子的婚姻,她将离开香港10天,同时“为香港人民加油”。抗议者留下信息,恳求毛和其他反对派议员让他们的孩子站在一起。这并不奇怪。香港《大公报》之前引用的例子有黎智英、李柱铭、“占领中国三丑”给公民党主席梁家杰等。得出的结论是,“香港反叛党领导人的后代没有一个参加了这次袭击”。

Fanwai

被他们蛊惑的年轻人“真的病了”

在过去的两个多月里,香港极端示威者在网上的横行霸道和示威中的暴力行为,严重地激怒和伤害了普通香港市民和绝大多数内地市民,很多香港学者甚至青年学生都表达了他们的不满。“我进耶鲁,你进监狱”(我进耶鲁,你进监狱),这是一个被国内外许多网民在社交平台上流传的词,用来讽刺那些被香港造反派和外来势力剥削的年轻人。消息来源是,90后灾难港口的领导人罗在最近去了美国耶鲁大学后,敦促他的同龄人和子孙后代继续在街头“战斗”。

罗冠聪 图源:香港“东网”

罗图源:香港的“东方网”

不仅罗、李柱铭、毛等在野党政客拒绝带孩子上街,不让孩子参政,而且不让他们和他们无知狂热的同龄人以身作则,甚至铤而走险。

根据香港警方公布的消息,自6月9日以来,已有748名袭击警方的暴力示威者被捕。他们大多数是年轻人。香港智库时事评论员小组召集人张告诉记者,这种情况真的很令人难过。这么多年的年轻学生既无知又天真。他们被香港的麻烦制造者和一些幕后的美国政客利用了。“更可悲的是,这些年轻人不承认或完全不知道他们被利用了。他们真的“生病了”

赖云龙,一名19岁的拿着美国国旗追赶傅的嫌疑犯。

上周五,在香港遮打花园,一个亲西方团体组织了一个以“英美香港联盟”为主题的集会,要求英国和美国干涉香港

这种荒谬的想法让许多学者发笑,并认为这完全是无可救药的无知。他们也想知道他们是否读过条约的内容。“现在是给西方国家十个胆子,没有人敢和中国重启这个条约。这些大学生在哪里读书?”香港市民钟告诉记者《环球时报》。正在清华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孔子来自香港。他说,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这是铁一般的事实。一些香港人故意向英美寻求“帮助”。这只会让外国人更加看不起他们的成就和内涵。

在张看来,香港很多年轻人可能对中东北非的悲剧一无所知。在这些地方,许多国家已经以鲜血为代价证明,如果西方国家干涉它们内部关于“民主”的争端,将会发生什么。"他们忘记在利比亚和叙利亚发生的事情了吗?"张对说道。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香港青年联合会副主席陈志豪也说,一些香港青年把希望和出路寄托在西方国家是完全不现实和非常危险的。

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全国委员会委员、香港专业进修学院院长陈卓熙告诉记者《南京条约》,香港的青年示威者由三部分组成:核心极端分子,他们主导了整个活动;狂热分子组成的“敢死队”专门从事危险、极端的破坏和冲击活动。年轻学生被欺骗和误导。他认为,第三类年轻人的观点很容易受到影响,比如最近在机场袭击大陆游客和记者的事件,这可能会影响他们未来的行为。

据记者《天津条约》报道,许多来自香港顶尖大学的年轻学生与那些极端的示威者和他们有强烈反大陆情绪的同龄人有着不同的想法。然而,他们倾向于保持低调或保持沉默,因为害怕成为目标或遭受同龄人的网络暴力。一些同意接受记者采访的年轻人要求匿名。香港浸会大学的王彤说:“那些人说他们是在为民主和人权而战,但他们对待所有不同意他们或反对他们的人,就像对待他们的敌人一样。他们用暴力和侮辱性的语言来攻击他们的对立面。这是他们寻求的民主吗?”(凌德立风向杨胜陈青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