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土教育是故乡的教育 教材要有别于城市教育内容

  • 日期:02-19
  • 点击:(646)


“早上,去山上,踩着清澈的露珠。露水是圣水,可以防止人们生病。”

-"去山上摘艾草,找野菜。我还想给我妈妈摘些花!”

-当俞晓蓉老师问孩子们应该做些什么来庆祝瓦俄节(瓦俄节是羌族的传统妇女节,也被称为“歌仙节”记者的留言)时,四川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毛县丰义镇的小学生们穿着羌族的民族服装,争先恐后地说了许多答案。

-这是“第四届全国地方教科书研讨会”的示范课。研讨会在瓦鲁索节的第二天举行。

-6月中旬,来自全国10多个省份的300多名教育工作者和研究人员齐聚美丽的羌族城市茂县,围绕“乡土文化教育走进课堂”这一主题,深入探讨如何将乡土教材融入学校教育。

-乡土教材,根深蒂固的教育

-沃布基是余小蓉班上的主要人物。羌族男孩的家庭成员,日常饮食,音乐,歌舞,节日习俗都浓缩成一本书,名为《沃布基的故事》。

-本羌族本土教材由北京天溪教育咨询中心(以下简称“天溪”)、阿坝州教育局和茂县教育局共同编写。

-"我们的羌族语言已经消失,民族文化通过口头流传。把它传递下去是极其紧迫的。”2008年汶川地震后,凤仪镇小学校长陈和许多羌族人一样,感到越来越紧迫。他们认为在许多生活习俗消失后,学校应该成为传承民族文化的主要阵地。

-2009年,天溪来到茂县参与灾后重建并开发当地教材。2010年秋季学期,《沃布基的故事》出版,成为丰益小学高年级学生的一门课程。

-除《沃布基的故事》外,天溪还与阿坝州教育局、茂县教育局合作开发《云上的家园》、藏文小学教材《夏嘉察瓦绒的小洛让的故事》、安多藏文《我的草原我的家》及教具。到2015年底,阿坝州三个文化区的小学将有自己的本地教科书,每个学生每周都有一堂本地课。

-"课堂教学是目前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最佳形式。"在研讨会上,阿坝州党委书记、教育局局长谭可认为,这种形式“不仅是一个长期被忽视的民族民间文化资源进入主流教育的过程,是古老民族生活记忆的延续,也是一个民族生存精神和智慧的认知过程”。

-从2006年第一次小规模的地方教科书研讨会到现在的第四次全国大规模的地方教科书研讨会,天下溪副理事长王小平感慨良多:“我们正在编写地方教科书,探索一种回归原始教育的操作方法。”

-但她反对把地方教科书变成地方文化知识的汇编,或引进一些基本的地方技能和地方特色,这“不能触及地方文化精神的传承”。

-王小平认为,在学习当地文化的过程中,学生可以体验免费学习的乐趣。不断丰富的心灵也将使学生增强自信心,并产生力量和勇气,成为自我意识,自信,自力更生,自力更生,并能够自我发展。

-地方文化应该成为基础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研讨会筹备期间,天溪向全国征集地方教科书,并收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数百本教科书:《阿拉善生态环境教育读本》 《可爱的上虞》 《诗韵祁连》 《扎龙》 《布依遗风》 《美丽的湘西我的家》 《吴文化读本》.这些也成为会议交流的重要组成部分。全国政协副秘书长、中国教育协会副会长朱永新来参加座谈会,他一直有一个愿望,就是苏州孩子会说吴农的软语言,会唱昆曲,会做桃花坞木刻年画。

-朱永新作为最早的本土文化教材实践者,在2002年担任苏州市副市长期间,发起并主持了苏州本土文化教材《吉祥三宝》的开发工作。他发起的新教育实验也把地方文化教育视为

朱永新明确表达了自己的观点:“文化是留住乡愁的根本,教育是激发和留住乡愁的基础。我希望每个学生都有自己的地方文化课本。为了实现这一梦想,最基本的项目是使地方文化教育真正成为基础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

-9年级是教育的故乡

-在来自全国各地的参与者中,来自我国最北部的福恩合唱团吸引了以鄂温克族女高音乌兹纳为首的关注。2006年,春节联欢晚会上的一首歌曲《夏嘉察瓦绒的小洛让的故事》让布仁巴亚尔和乌伊娜家喻户晓。

-在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从事了20年的新闻工作后,布恩巴亚尔于2012年回到呼伦贝尔草原,成为北方民族艺术研究院院长,开始专注于研究北方民族和少数民族的音乐。他和乌兹纳自费整理鄂温克族民歌,已经整理了700多首歌曲。他们的愿望是“让我们当地的孩子唱他们自己的民歌”。

-像布里巴亚尔和乌兹纳一样,许多老师都非常热爱这项工作。朱永新还发现,“新的教育乡土文化课程不仅提高了教师和学生对家乡的理解和热爱,也提高了教师的工作热情。”

-康宁卓玛是阿坝州马尔康教师继续教育学校的教师。“参与写作过程是一个了解和融入我的家乡的过程。我对自己的国家和家乡有了更深的了解和接触。”我国平民教育的先驱之一傅曾经明确地定义过“所谓的乡土就是孩子成长的地方”

-因此,朱永新强调:“地方文化教育不仅仅是农村文化教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家乡,每个人的家乡都有自己的文化。在城市出生和长大的孩子不一定了解当地的城市文化,但也需要相关的家乡文化和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