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提高奶牛单产要找准方向

  • 日期:01-17
  • 点击:(1675)


根据数据,以色列目前保持每单位面积奶牛产量的世界记录为11.7吨。中国奶牛的单位产量约为5吨,发达奶牛养殖国家的平均产量为9吨。中国与世界先进乳品国家之间仍有一定差距。据中国乳业协会秘书长顾继承估计,根据我国目前的奶牛数量,只要每头奶牛的产量增加2-3吨,全国鲜牛奶总产量就可以增加约2000万吨,从而弥补乳制品的供需缺口。虽然我国部分牧场奶牛单产可能已经超过10吨,但从长远来看,提高我国奶牛单产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要养牛,必须学会计算成本。

专业化饲养是现代乳品工业最重要的特征。以色列奶牛单位产量的第一个好结果是由于特殊的饲养系统。尽管当地自然条件恶劣,资源相对稀缺,粗饲料质量不高,奶农仍然致力于如何搭配饲料,以便正确有效地喂养奶牛,使其获得充足的营养,拥有良好的身体状况。

那么,以色列的奶农会提高农业的整体成本吗?在最近的中国乳制品会议上,以色列阿夫金公司的国家牛技术总监丹尼尔说,湖北的一个农民问他把奶牛变成高产奶牛的成本。他告诉顾客,事实上,每头牛的总成本并不重要,但每升牛奶的饲料成本却很重要,因为饲料成本占了牛总成本的很大一部分。丹尼尔说,他已经计算了一个账单:对于一只每天只生产15升牛奶的奶牛来说,它的每日配给量将相对简单。根据中国的饲料价格,大约33.4元,每升牛奶的计算成本是2.2元。如果允许这头奶牛生产25升牛奶,那么它的日配给量需要提高,成本应该是41元,但是经过计算,你会发现每升牛奶的成本已经降低。以色列奶农一直追求每升牛奶越来越低的成本,而不是湖北客户要求的养牛总成本。因为产量越高,利润就越高。

事实上,在整个乳制品产业链中,农业投资最大。据统计,随着牛和饲料价格的上涨,养殖投资占整个产业链的60%以上,但利润不到20%。然而,如果约10%的资本投资于市场运作,利润将超过50%。在市场波动时期,我国出现了倒奶杀牛现象,从侧面反映出奶牛养殖投资大、回报晚、风险高。为了节约成本,许多奶农不再愿意在市场波动的时候努力喂牛奶,因为他们觉得自己花钱了,没有回报。在一定程度上,产业链进入了恶性循环,各种成本增加,牛奶产量下降,奶农收入越来越少。最后,许多奶农会想出杀死和出售肉类比饲养肉类更好的主意。

身体状况评分和口粮组合相互制约

丹尼尔说,许多年前,以色列奶农和我国许多地方的奶农有着相同的喂养理念。他们将泌乳奶牛的饮食分为三个等级:高、中、低。不同的水平自然会导致不同的饲料成本。当奶牛产奶量下降时,奶农会觉得产量低,他们会因为使用高产饮食而赔钱,所以他们转而使用中产量饮食。然而,他们并不认为如果每日配给水平降低,奶牛的产奶量会下降得更快。从表面上看,奶农觉得他们省了钱,但实际上他们减少了利润。因此,以色列奶农在积累了一些实践经验后,决定不为奶牛分配口粮。丹尼尔说,平衡的饮食水平非常适合以色列奶牛,现在当地奶牛生产效率高。

合理配给的另一个关键方面是奶牛身体状况评分。奶牛的产奶期分为四个阶段:产犊期、产奶高峰期、200天哺乳期和干乳期。身体状况得分范围从1

然而,丹尼尔提到,他发现我国牧场的许多奶牛的身体状况得分低于标准。那么,奶牛的实际峰值产奶量似乎远低于应该达到的峰值产奶量,导致整个胎次的产奶量较低。这时,奶农觉得奶牛没有达到理想状态,没有及时弥补,所以他把奶牛分成了较低的日粮等级,导致产奶量下降。牛奶变干时,弥补已经太迟了。

粗粮的搭配取决于具体情况。

在过去的10年里,中国乳业的快速发展主要是由奶牛和牧场数量的增加带动的,而配套资源却没有跟上。许多牧场仍然专注于如何节约饲料成本,而忽略了饲料和其他资源的建设。苜蓿等优质饲草在我国仍供不应求,奶农仍在饲喂秸秆等劣质粗饲料。据了解,2013年中国进口苜蓿75万吨,为近年来最大数量。

据业内保守估计,中国每年需要2亿吨豆科牧草,商品苜蓿草的供应缺口也达到80万吨。在这种情况下,提高奶牛产量的物质基础不能得到保证,因为绝大多数奶牛不能吃优质牧草。

在以色列,饲料资源稀缺,优质粗饲料价格过高,他们如何克服奶牛不能吃优质饲料的困难?丹尼尔说,与我国许多地方硬着头皮使用低质量饲料的奶农不同,以色列奶农在保证奶牛瘤胃功能正常的前提下,尽量少使用粗饲料。奶农在准备每日口粮时只需要让粗饲料占干物质的32%至34%。有了这种配给,整个牛群也会非常健康,生产力也很高。

丹尼尔还提到他去过中国的许多牧场。一些牧场主会告诉他,当粗饲料与干物质的比例低于40%时,奶牛可能会死亡。然而,以色列奶牛日粮中粗饲料的比例还没有达到40%,而且奶牛终身健康,所以他想纠正这一说法。此外,丹尼尔还提醒说,养牛不是死记硬背,而是取决于自己在饲料组合方面的发展。以色列的粗粮搭配规则不一定适合中国。

以色列奶农认为奶牛品种的质量极大地促进了奶牛产量的增加。当地奶牛养殖方法是建立核心牛,采用人工授精技术培育后备牛。每年,当地政府将从300头核心牛生产的150头小牛中选择50头后备公牛进行后代测定,每头公牛将测定其100个女儿在前三个哺乳期的表现。同时,结合公牛的体型、健康状况、繁殖率、可持续性等特征,通过多次淘汰,最终入选前20名优秀公牛。根据女儿的表现,最好的5头公牛被挑选出来保留种子,其余的被宰杀。

以色列有50个专业的奶牛人工授精器。根据奶农的需要,育种中心将派携带冷冻精液的授精人员到奶场进行育种,并将配种牛的数量、生产冷冻精液的牛的数量及相关信息输入计算机和在线数据库。交配前,授精者还将检查母牛和交配公牛的血统,以确认在近亲交配之前不允许交配。与此同时,交配信息将通过终端设备传输到数据库中进行选种和交配。

这种公牛选择和繁殖的过程是确保当地母牛来源质量的基石。

相比之下,中国近年来进口了大量优质奶牛,但良种奶牛建设仍缺乏后续支持,良种公牛培育仍不发达。据统计,目前我国只有400多头具有后代决心的优秀公牛,品种数量少,缺乏多样性。粮食遗传秘书长还提到,改良品种对奶牛育种的贡献超过40%,应加强改良品种奶牛的建设